注册 | 登录 | 论坛 | RSS手机访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讨 封

时间:2017-10-30 03:09:09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傻九是个铁匠,带儿子在涞阳东关开铁匠铺。铺面就一间房,屋里除了一盘火炉,就是铁锤火钳之类的打铁家具。傻九本姓沙,叫沙九。只因长一张长长的驴脸,嘴唇耷拉,一脸傻相,而且是个闷葫芦,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还有点结巴,更显出傻气。为这,人不叫他沙九,叫他傻九。除了上茅房,傻九几乎成天都待在铺子里干活。那叮当叮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


  傻九膀大腰圆,每天抡锤打铁,自然就练出了一身蛮力。他儿子只有十四五岁,又黑又瘦,却和他老子一样抡大锤。人说:“狗日的傻九,这儿子一准不是你的种,不怕把孩子累吐血?”


  听到这话,傻九就傻傻地笑笑,那孩子也憨憨地笑笑。


  爷儿俩干的是力气活,自然饭量大。据说俩人爱吃烧饼。那些烧饼像士兵排队一样斜斜地码在扁担上,足有几十个。爷儿俩从两头儿开吃。一大一小两张嘴巴风卷残云,剩下的最后一个烧饼正好是扁担中间那个,俩人把烧饼一撕,一人一半。


  傻九爷儿俩老老实实干活,不招谁惹谁,按理说就是过普通人的日子。可偏有人就看出俩人的不一般。在“角儿”大街摆摊算卦的朱瞎子说:“个色啊!成大事的材料!”朱瞎子号称神算,人们信服他。人问:“咋就个色?”朱瞎子“嗤”一声:“扁担上放烧饼你见过?干巴瘦的黑小子能抡百十斤大锤?朱元璋为啥当皇帝?不就因为长一张驴脸,奇人异相!”


  朱瞎子的话有嚼头。


  嚼着嚼着,故事就来了。


  进西陵的那条铁路修建前,慈禧老佛爷去西陵进香,要坐轿子。涞阳是从京城去西陵的必经之路。为这,这一路上建了好几处行宫。


  这年,老佛爷又要去西陵,事先,这事就沸沸扬扬传开了。


  黄土垫道,净水泼街,老佛爷的仪仗浩浩荡荡迤逦而来,大臣侍卫太监宫女簇拥着金黄的十六人抬大轿,大路两边跪满看热闹的百姓。那天老佛爷看起来心情不错,轿帘大开。轿子稳稳而行,眼看快过去了,这时候,忽然有人喊一声:“请老佛爷赏饭——”话音未落,傻九爷儿俩已从人群里挤出来。


  爷儿俩穿行之处,人们惊呼一声,赶紧闪出一道口子,因为爷儿俩每人手中拎一石锁。两个石锁一样大小,看上去足有一二百斤,碰到身上可不得了。傻九爷儿俩拎着石锁腾腾走到大路中间,面朝仪仗站好,一老一少同时用力,一粗一细两个声音一起喊声“起”,两个石锁就被二人双手稳稳地举到头顶,傻九喊声“跪”,爷儿俩同时缓缓跪下,动作整齐划一,好似事先排练过。


  几乎与此同时,不知谁喊声“有刺客”,大轿停下来,侍卫们拔刀拧抢就要上前拿人。


  这时老佛爷却开尊口了:“大惊小怪的,你们见过不拿刀枪的刺客么?……人家这是卖艺儿讨封呢!”


  一听这话,爷儿俩忙点头。


  人们都把目光再次转向爷儿俩。见俩人除了鼻尖上冒点汗,竟是腰不颤臂不弯。一眨眼已是半袋烟功夫。


  老佛爷又发话了:“别说,还真有把子力气。是想为我大清朝效力么?”


  傻九爷儿俩又一起点头。


  慈禧笑了:“好啊!”接着把一武官叫到眼前问道,“你是我大清第一勇士,和他们俩比如何啊?”


  那武官眼珠子一转,犹豫一下,说:“回禀老佛爷,俩人天生神力,但不知武艺如何?”


  慈禧说:“那就试试!”


  那武官会意,努一下嘴,就有人把一把刀“当啷”扔过去。傻九放下石锁,捡起刀,朝后退几步,便把那刀呼呼耍起来,转瞬之间那雪白的刀片便看不出轮廓,傻九也被刀影裹住,只让人觉出一个雪白的大球在呼啦啦转动……收刀站住,傻九面不改色,扔刀重新上前举起那石锁跪下。


  一杆大枪又扔给傻九儿子。这小子学他爹,放下石锁,也是后退几步,那大枪便被这个瘦瘦的小家伙舞成了一条银龙,人们只觉得耳边呼呼生风,似有一条真龙在身边张牙舞爪盘旋飞舞。惊愕之际,那小子忽然来了个苏秦背剑,双手一拧,大枪顺脊梁脱手而出,直直地斜着飞向树梢,“噗”地插进树杈上的老鸹窝。


  虽说老佛爷身边的侍卫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爷儿俩这样的力气这样的功夫确还是第一次见到,大伙看得大眼瞪小眼。那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老百姓就更别说了,嘴巴张得能塞进个桃子。


  老佛爷面露微笑,又问那武官:“如何啊?”武官一摊手,道:“功夫好当然好,可太好了就不一定是好事,这爷儿俩来路不明,他们若造反,我们这些人谁能弹压的住啊!”慈禧压根儿没没想到这一层,琢磨一下说:“有理!”一挥手,轿子继续前行。


  傻九爷儿俩只能俩眼睁睁地看着那轿子一点点远去,傻九气呼呼地说:“娘的,人没能耐不行,能耐大……大……了,也……不行?”说着一扯儿子,拍屁股回去打铁了……


  屁股后面就留下了这个“讨封”的传说。



《讨封》原载《天津文学》2014年3期


相关热词搜索:涞水 公益 摄影
敬告: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