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新闻

正在消逝的拒马河:上游清澈见底 下游恶臭难当

正在消逝的拒马河  上游清澈见底,下游恶臭难当  本报记者张智林晓北京报道  有“北方桂林”之称的十渡风景秀美,绿色的拒马河像丝

正在消逝的拒马河
  上游清澈见底,下游恶臭难当
  本报记者张智林晓北京报道
  有“北方桂林”之称的十渡风景秀美,绿色的拒马河像丝带一样缠绕在山间,河水清澈见底,曲流回转。
  然而,水量充沛、清澈的拒马河一路奔腾向下,至涿州境内,却只剩下一层浅浅的水面,不计其数的浮萍铺在上面,垃圾和不计其数的蚊虫到处都是,碧绿的河水至此已经变为墨绿,恶臭难当。当地居民均是掩鼻匆匆走过。
  不止是气味不好。多年前,拒马河天然浇灌出了涿州久负盛名的“贡米”,而现在,水稻的身影已经从涿州大部分的地区消失,田间作物只能依靠地下四五十米甚至更深的地下水才能浇灌。
  这条养育了数十万人的美丽河流,此时却正面临污染、断流等多重危机。人们不禁要问,拒马河怎么了?
  谁动了我们的水
  麦田里的麦子又绿了。和往年一样,农业节水又是今年涿州农业局的主要工作之一。这个靠蔬菜“出口”到北京的县级市,也和河北其他地区一样,正面临着缺水的困扰。
  “这是因为上游拒马河的水被拦起来,提供给燕山石化使用,到我们这当然就没水了。”涿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水被拦起来的事情,在拒马河畔的石亭镇几乎人人都知道,尽管根本没人说得上来是在哪里、被怎样拦起来的。
  胜天渠大坝是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所在。从五渡桥向上游走几百米,远远的就能看见一座白色的大坝,将拒马河拦腰截断。大坝上游是碧波荡漾的河水,下游则是裸露了整个河床的白色鹅卵石。
  大坝靠山一侧,一道宽约2米的水渠将拒马河水引到房山,经过净化后被输送到燕山石化作为生产、生活用水。至此,风景秀丽的拒马河被分割成两段,汩汩的河水到此转头,不再眷顾处在下游的地区。四星级的云泽山庄就在胜天渠下游数百米,但现在视野最好的地方,也只能看见一道涓涓细流。在一渡,河床上长满了荒草。
  “引拒入京”的房山区被水利部评为“全国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十、百、千’示范区县”,但下游乡镇数十万人却开始面对无水可用的尴尬。
  据河北省水利厅水政处一位官员介绍,拒马河的地质条件不能储存深层地下水,北京将水拦住,直接影响下游100多万亩地。
  但胜天渠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认为,出闸的流量一般每秒的流速为0.7米,这个流量对下游影响不大。
  “自从拒马河被截流后,我们村里吃的水都很困难,井水已经打到上百米了。”石亭镇居民对此既气愤又无奈。
  不过河水消失,胜天渠大坝并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
  拒马河出涞源、于玉山铺入易县后,蜿蜒东流,至67公里处的紫荆关,在此经紫荆关引水枢纽五一渠,过紫荆关三级水电站,流入安各庄水库,以保下游的白洋淀。另一侧还有官座岭引水口,将水引入旺隆水库。
  水库之外,各种“野坝”密布在河北野三坡景区。
  为了蓄水制造泛舟、汽艇等水文环境,各家水上乐园不约而同地建起了拦河坝。野三坡景区管委会主任证实,景区共有17个拦河坝,每个都高一两米。经过层层拦截,原本300多米宽的河道,如今不到150米。
  在河北,旅游局局长任职期间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和河道内的违建作斗争。但不管制定多少次旅游规划,最终都会成为一纸空文。因为拒马河带来的经济效益实在太大,以至于其越来越难以管理。
  在拒马源头涞源县杨家庄镇,几十座尾矿山堆在拒马河支流两侧,将原本宽二三十米的河道挤到了不足两米。另一条支流经王安镇,上游有4个大铁矿和铅锌矿,河岸堆积十几座尾矿山,将河道挤得狭小不堪。
  上游矿石或尾矿随意堆砌,缩减了河道宽度,两三百米宽的河道慢慢变得只有20米宽。遭遇洪水时,大量矿石和尾矿卷入洪水,河道淤积泥沙拉高水位。有人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这个情况,但始终没有下文。
  变身臭水沟
  不管什么原因没有水,“以水而得名、以土而称沃”的涿州都受到了实实在在的牵连。
  在北京房山,与涿州相邻的地方,当地村民李大叔正巡视自家绿油油的麦地。这片靠着地下井水浇灌的小麦,今年收成不错。
  “那边(涿州)用拒马河的水灌溉,河水流不到我们这里来。”说起灌溉用水,李大叔似乎有些遗憾。
  事实上,几公里外的涿州稻地花村的小麦也长势喜人。这个多年以前靠着拒马河水浇灌出连片水稻因此得名的村落,已经不种水稻好多年了。
  涿州70岁的段师傅回忆起儿时的场景不胜唏嘘。那时涿州就是一个“水城”,到处都是水稻,地上的软泥又粘又滑,出门一定要穿雨鞋,出去玩还能看见回娘家的小媳妇坐着船晃晃荡荡向前驶去。
  “涿州的水多,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
  可如今十里稻花香的场景已不复存在。时至今日,涿州大部分地区已经不种水稻,改为旱作物。打井浇灌土地,足足要打到50米深。而人喝的水,则要上百米,有的井还是间歇性出水。百十米的深井在涿州遍地开花。打井的费用,已经由前些年的几千元,变成了五六万元,这还是不能保证一定能打出水的价格。
  “地下空洞现在是我们最担心的,目前还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上述官员表示。
  由于地下水长期过度开采,河北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区。拒马河已经带不来清澈的水,也带不走原来本可顺流而去的废水。
  涿州境内的拒马河,四处蚊蝇密集,各色生活垃圾堆积如山。一些原本污染并不严重的企业,由于没有流动水净化,排放也再次加剧了污染。
  “这并不仅仅是治污排污的问题,我们可以关闭企业不排污、我们可以迁走居民不产生生活垃圾,但我们管不了水质,因为拒马河在我们这几乎就是一滩死水,不流动的水怎样也没办法治理。如果拒马河断流、干涸,还会造成河床裸露,植被破坏,土壤沙化。在拒马河问题上,我们下游县市真的很被动。”上述官员表示。
  拿什么拯救拒马河
  从古到今,河水始终不间断的流淌。
  拒马河古称涞水,发源于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境内,从太行山谷奔腾流入北京房山,在房山张坊分为南、北拒马河,北拒马河流经涿州,汇入琉璃河;南拒马河流经涞水、定兴,汇入易水河,与白沟河汇流后入大清河,归海河,至渤海,干流长254公里,河床宽200-1000米,仅在北京,流域面积就达433平方公里。拒马河因水大湍急,是多年来河北和北京的唯一一条不断流河流。
  循着奔流的拒马河,追寻到其发源地涞源。“平地出拒马”,不到源头很难想像,那清流滚滚的拒马河是从涞源县城东南部平地钻出来的。拒马河源头泉眼密集成群,泉水顶着细沙翻涌而出,成为一大奇观。拒马源头水质清澈见底,扔下一枚硬币,甚至能看清水底硬币的正反面,当地居民说,这里的水舀起来就能喝。
  从涞源发源地出来,拒马河流经著名的旅游胜地野三坡、十渡,形成一条百里画廊。
  今年4月,“中国黑鹳之乡”落户房山拒马河畔。全球仅存大约2000只的黑鹳对环境要求极高。拒马河鱼虾丰富,水质清澈,富含多种微量元素,为国家饮用水标准一类淡水,正是黑鹳的理想栖息地。
  在一位地质学家撰写的《中国水污染报告》中,京冀地区仅存的未受污染的河流中,拒马河名列其中。
  一位作家回忆童年时的拒马河这样写道:“童年的夏天,每天中午,我们的小伙伴们是拒马河的常客,那时,叫到河里洗澡不叫游泳。冬天不能洗澡,是捕鱼的好季节。有两种方法:一是挖坑,鱼,一不留神就进来了;二是在瓜瓜片上面用荆笆拦住从上游下来的鱼。收获不大,但总有。”
  但现在,拒马河流域已经变成河北省严重缺水的地区之一,而河北省也已成为全中国最缺水的地区之一,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311立方米,是全国平均值的1/7,甚至赶不上中东和北非。
  一位拒马河边的居民直言,河北现在缺的就是水,河干地陷。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39351675@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