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涞阳采风

《往事》北白堡村惨案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无条件投降,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了。蒋介石集团抗战无方,内战有术,为了维护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无条件投降,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了。蒋介石集团抗战无方,内战有术,为了维护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不顾人民的利益,悍然发动了全面内战,党中央毛主席指出:蒋介石对于人民是寸权必夺,寸利必争,我们的方针是寸草必争,寸土不让,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全国人民迅速投入了轰轰烈烈的解放战争。

  1947年,解放战争已进入战略进攻阶段,涞水县适应全国形势,在平原解放区和半解放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和清算地主恶霸的斗争,濒临灭亡的国民党反动派,除利用大量正规军把守城市外,还极力网罗反动豪绅、逃亡地富和反坏分子组织伪大乡,拼揍还乡团、暗杀团等地方反动武装妄图向翻身的农民反攻倒算。

  在斗争形势日益复杂的情况下,涞水县北白堡村于1947年农历九月二十二日,突然遭到当地反动地主武装的袭击,村政权和农会骨干、民兵及老幼村民共十八人惨遭杀害,这是涞水县在解放战争期间发生的一起重大事件--北白堡惨案。

  北白堡位于涞水县城东南十五华里,在涞水与定兴两县城之间。早在抗日战争时期,这一带就是开辟较早、群众基础好的游击区,解放战争开始后,北白堡村在党组织和农会的领导下,土地改革、清算地主恶霸的斗争如火如荼。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北白堡村建立了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相结合的战斗体制,第一任民兵队长是薛润,第二任是卢殿武,第三任是王廷贵。当时持抢民兵有二十几人,配有枪支二十多支,并有地雷、手榴弹等武器,实行昼夜巡逻打更放哨,警惕性很高,村中还修筑了地道和工事,村子四角修有地堡,并和外村地堡相通。

  被扫地出门的地主恶霸分子不甘心失去他们的利益,他们把北白堡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勾结各种反动势力伺机反扑。1947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敌人出动了一个团的兵力围剿北白堡村,但由于军民浴血奋战,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但敌人野心未泯,国民党义安乡乡长王术德和村里的地主再次策划阴谋反攻倒算,他们对北白堡村群众的革命斗志心存畏惧,决定采取分化民兵队伍、理应外合攻破北白堡。几经琢磨,他们选中了当时的民兵连长王廷贵。这一年的秋季,他们把王廷贵的舅父卢宝玉抓到涞水,以他为人质威胁王廷贵叛变投敌,关键时刻王廷贵党性动摇,成为了可耻的叛徒。1947年农历的九月十八日,伪副乡长张继仓、卢俊二人派卢斌把王廷贵的舅父卢宝玉、卢宝录和王廷贵的表弟、卢焕兰(当时的公安员)带到西义安村,进行拉拢利诱,涞水伪县政府给王廷贵、卢宝玉、卢宝录、卢焕纪等人700多万元奖金,并让他们去约王廷贵次日到西义安的大坑里,参加密谋会议,实行反革命报复。

  在九月十九日晚上,卢宝玉、卢宝录、卢斌、卢宝善、卢焕纪等人摆设宴席,请北白堡村的农会干部,计划在酒酣时将农会干部全部枪杀,往东河套坡下扔三个火球为信号引西义安村的伪自卫队进村。由于北白堡的农会干部没有参加,使他们的阴谋计划未能得逞。

  九月二十日,已叛变的王廷贵同卢宝玉一起到指定地点参加张继仓主持的秘密策划会议,确定了外攻内应的战术,妄图一举消灭村子里的民兵。

  九月二十一日晚,卢炳耀、张继仓、卢俊、卢士福带领玉泉乡、西义安乡的反动武装100余人,偷袭北白堡村。但我民兵警惕性很高,当他们在村北往墙上靠梯子时,被我站岗的民兵发觉,立即鸣枪报警,民兵们立即投入战斗,匪徒的计划未能得逞。可是他们并不甘心失败,次日,叛变分子王廷贵又找张继仓策划新的阴谋,商定在当日夜12点,由王廷贵亲自站岗放哨,趁民兵睡觉后开门,以划火柴为计,展开行动。

  九月二十二日晚,叛变分子王廷贵把全体民兵集合到中队部,告诉民兵说,今晚你们就不要站岗放哨了,明天还有新任务,今晚好好的睡觉。由他(王廷贵)亲自站岗。民兵副队长许明见情况不对,便不同意叫民兵全部睡觉,便硬将一个班的民兵带到西边(卢炳耀家)站岗放哨。叛徒王廷贵在民兵睡着以后,将民兵的枪栓全部卸掉。

  卢宝玉从西义安领来早已集结好的各乡伪自卫队、县警备队等三百多人,由张继仓、卢炳耀带领窜入北白堡村,王廷贵按时打开中队部的大门,匪徒们一拥而入,将正在睡觉的民兵全部包围,民兵王殿录要反击时,发现枪栓已被解掉,被敌一枪击中右手。民兵卢殿祥,乘敌不备之机,机警地从炕上跳入有地道口的炉坑,顺地道跑脱,其余的全部被俘,押往西义安。

  在西边站岗的民兵在半夜听见东边枪响,就都下了地道。在地道里遇上已跑脱的卢殿祥,说了东边民兵的情况,方知在中队部的民兵已被俘。许明、秋林等人想尽一切办法从地道转移到永乐村(永乐村当时为解放区区政府所在地),才免遭这场灾难。

  与此同时,进村的匪徒们到处纵火行凶,西义安伪自卫队长廉奇知道村中王老合的两个儿子都是民兵,就放火焚烧王老合的房子,王老合想越墙逃走被敌一枪击中,随即架起玉米秸和干柴,将王老合抛入火中活活烧死。农会骨干卢志芳被卢士福枪杀之后还要斩草除根,把卢志芳十三岁的儿子小篇子,惨无人道的活活用手榴弹炸死。

  农历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地主张继仓等把抓的民兵逐个进行审讯,随后敌人将农会骨干张德、农会主任张得贵、民兵王殿录、王殿福、王殿才、卢殿花、卢殿堂等七人进行了惨酷审讯,面对敌人的酷刑,七人临危不惧,大义凛然,敌人气急败坏,把七人枪杀于村西大道沟。

  民兵中有一些与匪徒有亲属关系上的保住了性命。此后几天,敌人丧心病狂,加紧搜捕,敌人知道大部分人藏在地道中,于是日夜把住道口,密切监视。农会骨干卢香躲进地道,事发第二天,刚走出地道,就被张继仓抓住毒打,致昏死几次,后在村西南壕坑被枪杀。妇联主任白春花藏在地道里,事发第三天,被匪徒张德武发现,抓住带到村北街枪杀。已被转移到邻村的农会骨干卢俊德三天后回村探听情况,被匪徒卢宗抓住,在村西北大道沟里枪杀。农会干部张老巨,曾悄悄地给躲进地道的村治安员张文送信,帮助张文从地道里转移到他村,事发后第四天,张继仓得知此情,便将张老巨绑至村东枪杀。

  农会干部许生、薛得花被敌人抓捕后,押解到定兴县县城,敌人用铡刀将许、薛二人铡死。许、薛二人临刑面不改色。

  村民卢庸不务正业,其子卢洪江对其多次规劝,卢庸非但不听,对卢洪江产生仇恨,在这件事发生后,卢洪江躲到邻村。卢庸竟然勾结张继仓将其亲子卢洪江抓回,在村西北枪杀。可见敌人已到了疯狂的地步。

  农会干部许富事发前被拘押到涞水城里,事发后第四天,张继仓将许解回,在回村的途中,被枪杀在史姑庄村西。

  这次震惊全县、骇人听闻的惨案,共有18人惨遭杀害,致使1户的房子等财产被烧,11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惨案发生后,反革命势力在村里又嚣张起来,一片阴云又笼罩在北白堡的天空。村子又变成了他们的天下。但是,北白堡村的革命群众并没有被反革命势力所吓倒,以各种形式继续和敌人斗争,从地道中走脱的持枪民兵在副中队长许明的带领下,白天住到永乐区政府,晚上悄悄回到村里,采取麻雀战的办法,有时朝村公所扔几颗手榴弹,有时朝地主家放几枪,搅得敌人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整天不得安生。

  1948年底,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反动军队已溃不成军,蒋介石独裁政权的垮台已成定局,看到大势已去,北白堡村反动势力的代表人物卢炳耀、卢俊、卢士福、王廷贵、卢宗、张德财等人纷纷外逃,北白堡村这才得到彻底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在北白堡村18烈士惨案中负有血债的刽子手卢炳耀、张继仓、卢士福、卢彬、王廷贵等人被一一缉拿归案执行枪决,抚慰了烈士的在天亡灵,其中卢宗、张德旺被宽大处理,遣送回村就地改造。

  为了纪念这一事件中牺牲的烈士,建国后经县委和村党支部决定,将村民兵武装部原址改建为“北白堡惨案纪念地”,并修建纪念塔一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39351675@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