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涞阳采风

涞水战役

资料图:1947年摄于晋察冀,解放军的新兵训练  1947年,我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我军全面战略反攻的新局面。太岳兵团、华东野

资料图:1947年摄于晋察冀,解放军的新兵训练

  1947年,我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我军全面战略反攻的新局面。太岳兵团、华东野战军、西北野战军相继转入外线作战,东北野战军更是把握了东北全境的战役主动权,捷报频传。但晋察冀战区仍在内线与敌军周旋,8月发起的大清河北战役,我军伤亡六千,歼敌五千,郑维山司令员认为此役“是个得不偿失的消耗战”,但中央军委考虑到华北战场的特殊情况,仍来电鼓励:“虽未获大胜,战斗精神极好,……只要有胜利,不论大小,都是好的。”对一场并未大胜、全胜,甚至是得不偿失的战役,给予这种鞭策,反而更加鼓起了全体指战员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同仇敌忾、求战求胜的强烈心愿。正可谓是兵法中所说的:上下同欲,则可再战!


资料图:1947年我军在平汉线保定以南的战斗中,突击队奋勇登上望都城

  蒋介石妄图扭转越来越不利的形势,11月下旬撤掉孙连仲的指挥职务,安排傅作义统揽华北五省军政大权,把挽救华北颓势的希望寄托在傅作义的身上。12月5日,傅作义就任华北“剿匪”总司令。解放军为了给新上任华北“剿匪”总司令的傅作义以有力的军事打击。从1947年12月27日开始,在平绥、平汉、北宁各线主动展开出击。


资料图:1947年我军突击队员在徐水战斗中奋勇登城

  这时,傅作义得知解放军华北野战军有三个纵队正在平汉线以西、沿太行山向南运动的情报,认为机会来到了,急电令部队沿原路线回师高碑店、涿县一带集结。没等傅军喘息,解放军第3纵队攻涞水,目的还是为了逼迫傅军分散。1月11日涞水县长告急说解放军进攻涞水,32师赶赴涞水增援,结果扑个空,撤回了高碑店附近。1月12日半夜,涞水县长再次告急,这次消息比较确实,3纵主力7、8两旅进攻涞水正在扫荡外围,9旅在东南方向作预备队,32师再次赶去增援,双方主力不期而遇。涞水大决战就此展开在河北大平原上。


资料图:1947年6月,在河北青(县)沧(州)战役解放青县的战斗中,解放军突破青县城垣。

  涞水大决战前傅作义部总兵力部署如下:101师位于平保线上的定兴;新32师和35军军部位于平保线上的高碑店;35军暂17师位于北平丰台保卫华北剿总总部;暂三军、16、94军,骑12旅正在向石家庄方向推进。

  1月12日涞水、高碑店一带普降大雪。上午,32师留95团保卫35军军部,主力94团、96团于1月12日拂晓出发,由东向西增援涞水。那天清晨,大地白茫茫一片,雪搅着浓雾漫天飘洒,根本看不清地形和村庄,华北野战军3纵9旅虽然以战斗态势向东北方向展开,分布在拒马河西岸的北白堡、史各庄、西义安、庄疃一带,但是没有想到傅军主力已到了拒马河东岸的北义安,从后方发动突然袭击。国民党军94团首先冲过北义安附近的拒马河桥梁,猛烈进攻守卫桥梁的3营7连,在这种大雾弥漫的天气里,进攻方掌握主动,非常有利。战斗进展顺利,一举占领北白堡、史各庄、西义安,严重威胁3纵后方。随后94团一鼓作气地逼进了庄疃村,准备在村子过夜,这时35军军长鲁英麐认为前方情况不明,占领了小村子很冒风险,命令天黑之前撤回拒马河东岸。

  但是94团长段吉祥固执他认为解放军不堪一击,无论攻和守都不是他的对手,执意要攻进庄疃,师长李铭鼎也无原则同意部下意见。

  据当年的三纵政委胡耀邦回忆,12日,大雾飘散后,战场形式也渐渐明了;由于庄疃被攻占,3纵后方受到严重威胁,无法进攻涞水,3纵司令员郑维山大怒,命令9旅正面停止进攻涞水,直奔西南夺回庄疃。

  新32师94、96两团进占庄疃,战斗从进攻一方转为防守庄疃的村落防守战,郑维山部转而发起进攻。9旅因为遭受突然袭击遭受了一定损失,很快组织了全旅3个团对庄疃开始猛攻。12日的白天,9旅发动了多次的攻击,郑维山也陆续把涞水城下主力调了过来,只留了少部兵力监视涞水县城之敌,使攻击庄疃兵力达到7:2的绝对优势,全面战斗就此展开了。

  新32师是35军主力之一,战斗经验丰富。内战开始后先后在绥远、集宁、张家口、柴沟堡、怀安、阳原战斗和扫荡冀中、闪击昌平阳坊镇战斗中屡屡获胜,被包围在庄疃村中的两个团都是主力。3纵先是以营为单位一波又一波发起连续的冲锋,希望能打开一个缺口,反复冲锋9次,每一个小屋和院落都要经过反复争夺数,进展极其缓慢,郑维山认为主要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炮火支援,于是将全纵各团迫击炮总共50门,临时组成迫击炮群,从涞水城下调到庄疃,纵队山炮营12门山炮也全部调到庄疃,全力以赴发起进攻。


资料图:解放军战士向龟缩在庄疃村里的守敌发射迫击炮

  13日凌晨5时开始,3纵集中全纵62门炮猛轰庄疃村。进攻开始前,进行了20分钟的猛烈急袭。战斗中,村里一位老大娘趁着炮火间隙跑到了我军阵地,说村子中间有一个院落里住满了戴大盖帽的蒋军军官,还有滴滴作响的电报声……炮兵指挥员立即指挥迫击炮调整射击诸元,连续开炮轰击,师长李铭鼎、96团长安立道都在这猛烈炮击中阵亡。

  炮弹密集如雨,32师守军经过一天两夜的战斗,弹药基本打光,筋疲力尽。这时3纵密集炮火发挥了关键作用,压制了守军火力,把村边沿的工事、掩体、村边房屋都炸平了。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部队于6点30分突入村内,守军逐屋逐院进行争夺,誓死不退。弹药打光跳出来拼刺刀,双方同归于尽倒在战场的景象比比皆是。战斗极其惨烈。

  当庄疃激战时,鲁英麐正带着他的军部和95团无可奈何地在涞水和高碑店之间、温辛庄附近的公路上极速前进,公路上出现了长长的汽车队伍。华野一旅的伏击部队当即向先头车开火,迫使整个车队突然停顿。解放军部队并立即发起冲锋。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有几辆汽车起了火,照得漫天通红。傅军纷纷跳车争相逃命,伤亡惨重。华野一旅缴获满载弹药的汽车80余辆,美式105榴弹炮3门——35军唯一的榴弹炮连的全部武器。


庄疃村与涞水县城的区位图

  庄疃发生的激战,使傅作义认为总算抓住华北野战军的主力,他紧急调动各路大军增援:命令骑四师立刻出发驰援;命令101师从定兴北上合围;命令已经越过满城的暂三军立刻回师参加会战,紧急赶往战场,担任后卫的新31师马上后卫变前锋乘汽车驰援涞水。35军驻在北平的另一主力师暂17师,本来任务是保卫总部,也紧急派出第二团一个团、骑兵一个连、炮兵一个连,迅速南下增援涞水,绕道、松林店,经歧沟直奔北义安村,支援32师。

  1月13日早上6点,101师2个团从定兴县城出发,经田侯村向吴村、高洛进攻,前哨部队101师骑兵连一马当先,于8点钟进到吴村南300米,被守军2纵5旅14团2连发现,但他们错把骑兵是看地形的首长、步兵是友邻部队,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101师见守军没有防备,果断以骑兵向正面一个猛烈突击,另二路分别向左右两翼迂回夹击包抄。面对突然袭击,14团1营丢失了吴村这个重要阵地。

  5旅知道吴村失守后,命令15团集结南北大位,13团集结于富位,反击夺回吴村,以总共7个营优势兵力猛攻吴村,经2小时激战,到中午12点两军形成对峙。旅长马龙火了,决定增加兵力,经报纵队批准,调来4旅投入战斗。于12日下午16时发起总攻。进攻发起前,集中了几十门迫击炮和山炮先作密集炮火轰击,部队前赴后继,从12日下午16点到整个晚上,发动7次总攻,歼灭敌人600余,迫使101师不支撤退。

  战局失利,新32师被歼,特别是师长李铭鼎阵亡,还有3门105毫米美式大炮也丢了,这一桩桩惊心动魄的恼人消息,使得逃往高碑店住在一个小邮局里的鲁英麐为之精神失常。这一夜,他不吃、不喝、不睡,手里掂着手枪在室内外来回转悠,眼光有些发直,痴痴地出神;有时口中叨念着“总司令起家的35军,竞断送在我鲁英麐手中”。晚间傅作义从北平打来电话,鲁英麐紧握话筒,口中只是答应:“是,是,是……”至于傅作义向他说了些什么话,谁也不知道。

  第二天,东方刚亮,鲁英麐走上车站站台,趁着张副官和其他人员不注意的一刹那,飞步进入一节空车厢,及至人们看到时,车厢里“啪”的一声枪响,人们赶去时,鲁英麐已倒在血泊之中。

  与此同时,久经战阵的3纵司令员郑维山心里明白,2、3纵正处在十分不利的包围态势中,敌人的包围圈正在合拢,不能再胶着下去了,必须立刻脱离战场。3纵没有来得及彻底打扫战场,就立刻向山区撤退。

  双方撤离后,血战后的战场重归平静。这种平静只维持了很短的几个小时,国民党暂三军主力新31师就赶到了庄疃村。先头团91团团长孙英年骑马第一个赶到战场,他看到一生中最惨烈悲壮的景象,没法用语言形容,叫;“枕尸十数里,双方的尸体保持原状。有头对头倒下的、有刺刀插在一起倒地、有扭打在一起倒卧、仰卧的,轻、重武器原封不动遗弃在边上。”实在太惨烈了。

  鲁英麐是傅作义在保定军校时的同学,二人感情很好。傅作义得知鲁英麐自戕的消息,非常痛苦,在北平北长街的一座小楼里哭了好几次。

  自涞水战役胜利后,我华北野战军所向披靡,一改战场上的被动局面,取得了一个个新的胜利。

(作者:王旭营)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39351675@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